美好的指甲油

作者:农业政策    发布时间:2020-03-23 05:08     浏览次数 :

[返回]

妈说:“想你的时候,就一个人去逛街,想像着那些漂亮衣服穿在我女儿身上是什么样子的,这样我就开心了。”想必所有的妈都说过类似的话,也许当时听完也就只是一笑而过又或者是如白开水一般平淡无奇,但是,当我再次看到这句话,我却心酸无比。

指甲油有毒吗?很多MM都把指甲油看做美容必备品,的确那些涂上一层指甲油,整个人都有亮点了,但是这个不是什么好东西,毒与不毒也得看你买的哪种,如果是便宜又亮眼的指甲油可能要付出健康的代价,下面贤集网小编从指甲油的化学成分为您解答关于其毒性问题。

图片 1

阿美喜欢帅哥,其实现在大多数的人都是颜控,尤其阿美又是一个身材高挑艳若桃李的女孩子,所以大家对她制定的男友三高标准(身高180,学霸君,长相清秀)都毫无异议。

二十年前,我们一家来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二团,当时来的时候对于这里的一切都是好奇的,记得爸爸曾经说过:“刚来的时候连火腿肠是什么都不知道,看到商店里卖的有,都不好意思问那是什么。”初来新疆,我妈也是桃李年华,正是爱美的年龄,看到小摊上有卖涂指甲油的自己也想要一瓶,当时的一瓶指甲油是那么的便宜,可是我妈却始终都没有舍得买过。

图片 2

图片 3


在一个午后,我还在睡觉,隐隐觉得手指凉丝丝的,我睁开眼睛就看到我妈正在我的床边给我涂指甲油,我说:“妈,在哪里弄得”。妈笑着对我说:“外面有一个摆摊的,给你买的,看,你抹红色的多好看”。我说:“你咋不抹啊。”妈说:“我抹着不好看,你抹着好看”。当时的我就欣欣然接受了这个“赞美”。

没有描线笔,画不好。

  可是依据阿美自身的条件,在大学里那可是响当当的女神级别的人物,但是大学三年来阿美都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连我们这些普普通通的女生男友都换了一个又一个,阿美还是没能找到心目中的那个他。每当阿美看见我们秀恩爱,她都一脸羡慕和嫉妒地看着我们。于是我们就经常调侃她虽然自己自身条件很优秀,但也可以稍微放低要求,不要那么执着于自己的三高标准嘛,阿美都一笑而过不与我们争辩。

我一向记性不好,记不得许多事情,每次别人拜托我做的事情,我基本都会忘记,我理所然当的认为那是我记性不好,但是当我再次看到那句话时,我记起了小时候的事情,原来不是我的记性不好,而是自己没心没肺的不想记起。

  终于有一天阿美兴冲冲地告诉我们她那沉寂已久的心再一次的悸动起来了。

转眼那么多年过去了,回过头想想,感觉我妈的这二十几年都白过了,养了二十多年的丫头都没有为她做过什么。现在正值“三秋”农忙时节,妈前面一段时间也去捡棉花了,最近棉花快接近尾声,没有花拾,妈就在家里休息,中午,我上完班回到家里,看到桌子上有一瓶指甲油,我笑着对妈说:“咦,你自己买的?”妈说:“我今天一个人去逛市场,什么也没有买,就买了这一瓶指甲油,一块钱一瓶。”我再一次沉默了,虽然我现在工作的地方离家里很近,我可以每天都回家,但是一年了,我都没有陪我妈逛过一次街,瞬间不知道自己工作的意义了,只是感觉在她孤独的时候,我也如此的孤独。

  原来星期六那天阿美本来打算去市区逛街的,但是班主任一个电话要阿美回学校参加一个学院会议。挂完这个电话阿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好不容易能够有个属于自己的悠闲周末时光,却还要参加什么破会议。想到这里,阿美恨恨地把卸妆液倒在化妆棉上,既然不能惬意的享受周末,那又何必精心的打扮自己。于是阿美就穿着T恤牛仔裤去了学院会议室。

上大学的时候,闺蜜说:“以后你们都要叫我美好。”我们纷纷询问:“为什么是美好,不是完美?”她说:“叫‘完美’是人以前多多少少都有点缺陷,变好了之后人才变得完美了,完美之后还有更完美,而人永远达不到完美;而‘美好’是人看到你第一面就觉得你无可挑剔,在一个人的心里,自己特别爱、特别喜欢的东西、自己喜欢的一切事物都叫‘美好’,我们的关系就像一家人一样,我希望我在你们的心中是‘美好的’。”

  说到这里,阿美声音都变得有些紧张,于是她唤着我们叫我们倒杯水给她。我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剧情在这里就发生了突变?

虽然我妈买的指甲油才一元钱,但是我认为我妈买的指甲油就是美好的,只有美好的东西才能配得上我妈;只有美好的东西,才能配得上全天下的妈妈们。

  其实阿美当时到会议室时已经迟到了几分钟了,等她到门口时她并没有直接推开进去,而是首先探了个头往屋里看了一看,发现会议并没有开始,然后才小心翼翼的穿过会议室,走到角落的一张椅子上坐下。

  “你好,你是张老师?”待阿美刚坐定一阵很是有磁性的声音就穿入了她的耳朵。

  “啊?张老师?我不是”阿美回过头,发现坐在自己旁边的是一个很帅气的男孩子,眉清目秀,棱角分明的脸庞上还带有一抹明媚的笑容。

  看到男孩那灿烂的笑容,阿美有那么一瞬间仿佛看到了天使的降临,她紧紧的扣住自己的手心,心里下意识的就明白了自己的世界将再也不复平静了。

  男孩看到阿美呆呆的看着自己,终究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他伸出手来:“我叫陈伊凡。”当听到陈伊凡这个名字,阿美突然恍然大悟地想到今天班主任叫她来开会就是因为这个陈伊凡。

  陈伊凡,高阿美4届的直系学长,在阿美刚进去大学校园就听说了学长的光辉事迹。成绩一直都是学院第一,奖学金啥的都不在话下。自己还发表过专业相关论文在知名期刊上,出过自己的专业著作,大四那年直接保送名牌大学的研究生。虽然在学院里大家都很佩服学长,但是他私下却很低调,在得知自己考上研究生后就一个人去了山区支教了一个月。

  今天正好学院要召开一个会议,就把陈伊凡叫了回来做一个专题报告。看到陈伊凡坐在自己旁边,阿美都不敢相信自己能和这样的大神说话,而且之前也没人告诉她学长长的这样清秀俊雅。

  于是阿美赶忙伸出自己的双手慌忙的握住陈伊凡,第一次在一个男生面前紧张兮兮地道出自己的名字。“原来你就是阿美啊”陈伊凡仿佛特别开心似的“早有耳闻,学妹。”说完便坐了下去然后小声的提醒阿美会议就要开始了,听着陈伊凡磁性的嗓音阿美整个人都快眩晕了。

  其实整个会议都无聊透顶了,但是阿美今天却格外希望会议的时间能够长一点再长一点。望着陈伊凡站在台前,认认真真的阐述自己的观点时,阿美发现自己喜欢的人啊,真是太完美了,连那个握着笔的手都那么好看,骨节分明,白皙修长。

  说到这儿,我们发现阿美居然也陷入了自己以前颇为鄙夷的少女花痴中,一脸呆像的进入了自己的幻想世界。看来爱情中的女人都是一样的啊!

  可是在我们刚刚叹息女神也是红尘凡物啊,阿美的话锋就一转连语气都变得恶狠狠了。

  原来阿美刚好不好又遇见了自己的宿敌--汾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