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认为:渔业权不是物权

作者:农业政策    发布时间:2019-11-27 19:49     浏览次数 :

[返回]

本报讯 在6月20日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和农业部在上海联合召开的贯彻实施《物权法》暨渔业政策座谈会上,国务院法制办农业资源与环境保护司司长王振江就渔业权制度建立的意义、渔业权的性质及如何维护渔民权益等问题作了重要讲话。他说,《物权法》在用益物权编第一百二十三条对渔业权虽然只有一句原则性的表述,却确立了我国渔业养殖权独立物权的法律地位。《物权法》从民事基本法的高度丰富了渔业权的法律渊源,完善了渔业法律体系,将进一步强化法律对渔业生产者使用水域、滩涂权益的保护,促进渔业持续健康发展。

在物权法草案征求意见过程中,有人建议在草案中规定渔业权。对此,一些专家日前在青岛举行的海域物权法律制度学术研讨会上提出,渔业权不是物权,物权法不应对此作出规定。

11月12日,国务院颁布了《农业保险条例》,填补了农业保险领域长期以来的立法空白,《条例》的出台是对《农业法》和《保险法》的重要补充,对促进农业保险事业健康发展意义重大。 《条例》分别从农业保险定义、组织形式、保险合同、经营规则、法律责任等多方面进行了详细阐述,明确农业保险实行政府引导、市场运作、自主自愿和协同推进的原则。《条例》同时规定,为使对农业保险的支持措施规范化、制度化,国家将支持发展多种形式的农业保险,健全政策性农业保险制度;对符合规定的农业保险由财政部门给予保险费补贴,并建立财政支持的农业保险大灾风险分散机制;鼓励地方政府采取由地方财政给予保险费补贴、建立地方财政支持的农业保险大灾风险分散机制等措施;对农业保险经营依法给予税收优惠,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投保农业保险的农民和农业生产经营组织的信贷支持力度。一系列规定使推动农业保险稳健发展的长效机制在法律制度层面上得到了保证。 尤为可贵的是,《条例》的出台,还明确了渔业互助保险的法律地位,对渔业互助保险制度化建设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从此渔业互助保险活动将有法可依,将对其发展带来深远影响。 根据规定,《条例》将于2013年3月1日起施行。

2007年《物权法》规定,“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和捕捞的权利为独立的用益物权”,第一次在我国民事基本法律中厘清了渔民与水域滩涂的权属关系,意味着渔民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和捕捞适用于物权保护措施,这是我国渔业法制建设史上的一件大事,对促进渔业持续健康..2007年《物权法》规定,“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和捕捞的权利为独立的用益物权”,第一次在我国民事基本法律中厘清了渔民与水域滩涂的权属关系,意味着渔民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和捕捞适用于物权保护措施,这是我国渔业法制建设史上的一件大事,对促进渔业持续健康发展意义重大。但渔民权益得到保护还需要权利意识的树立和保护权利机制的进一步完善,因此需要建立完善渔业权制度。

关于渔业权的性质,王振江认为,《物权法》规定的渔业权是兼备用益物权和特许物权特点的一种物权。渔业权是对全民或集体所有的水域滩涂进行排他支配、利用、收益的权利,其法律性质是用益物权。但是,由于权利的取得必须经由行政许可,因此,渔业权人除享有对特定水域滩涂加以排他支配、利用的权利和排除包括行政机关在内的非法干涉的权利外,还应承担合理利用水域滩涂的义务,比如合理养殖、保护水域环境、不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等,还要接受渔业主管部门的监督检查。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王家福指出,渔业权没有特定客体。鱼是游动的,法律无法规定国家对海里的鱼拥有所有权,所以渔业权不是物权。而进行养殖,必须遵循一定的规律,必须保护水域环境,因此必须有一定的资格才行。所以,渔业权是一项行政许可权,是对资格的认证。对于渔业权的问题,实际我们已经在立法上处理过了。在海域使用管理法出台之前,2000年修订渔业法时,立法机关就把渔业法中的“养殖使用证”变成了“养殖证”。所以,渔业权不应当写入物权法。

一是完善养殖证制度。为加快渔业权物权化进程,农业部2003年印发《关于完善水域滩涂养殖证制度试行方案》。在具体执行中,一些地方将养殖证发给水域所属的村,也有一些地方直接将养殖使用证发给养殖者。目前,完善水域滩涂养殖确权制度,应本着稳定养殖承包经营权,调动经营主体投入的积极性的原则,将养殖证直接发放给养殖者,以稳定和完善渔业基本经营制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