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监利县稻米产业:育秧工厂串起"四大链条"

作者:农业信息    发布时间:2019-12-29 05:28     浏览次数 :

[返回]

本报记者何红卫余向东张伟宾通讯员余爱民 冬季的江汉平原,不乏生机。 在“湖北产粮第一县”、“全国南方水稻第一县”监利的土地上...

本报记者何红卫余向东张伟宾通讯员余爱民

本报记者何红卫余向东张伟宾通讯员余爱民

冬季的江汉平原,不乏生机。

冬季的江汉平原,不乏生机。

在“湖北产粮第一县”、“全国南方水稻第一县”监利的土地上,片片深耕过的良田,黑褐色的泥土翻转过来,上面还带着铧犁的印迹。水稻秸秆正在泥土下发酵,等待来年春季整田下秧。

在“湖北产粮第一县”、“全国南方水稻第一县”监利的土地上,片片深耕过的良田,黑褐色的泥土翻转过来,上面还带着铧犁的印迹。水稻秸秆正在泥土下发酵,等待来年春季整田下秧。

新沟、尺八、黄歇、毛市、三洲等农业重镇,“育秧工厂”正在扩建,合作社正在洽谈农资购销,农田调整和流转签约正在酝酿;大棚里的绿色蔬菜,不时向路人探出脑袋。

新沟、尺八、黄歇、毛市、三洲等农业重镇,“育秧工厂”正在扩建,合作社正在洽谈农资购销,农田调整和流转签约正在酝酿;大棚里的绿色蔬菜,不时向路人探出脑袋。

拥有近300万亩耕地、180万亩粮田面积,监利县在湖北省乃至我国中南稻作主产区,有着稻米产业风向标的意味。2012年3月,农业部在这里召开“南方早稻生产暨集中育秧调度检查会”。湖北省财政2012年起,每年拿出5000万元,专项奖补种粮大县推广工厂化育秧。

拥有近300万亩耕地、180万亩粮田面积,监利县在湖北省乃至我国中南稻作主产区,有着稻米产业风向标的意味。2012年3月,农业部在这里召开“南方早稻生产暨集中育秧调度检查会”。湖北省财政2012年起,每年拿出5000万元,专项奖补种粮大县推广工厂化育秧。

最近两三年,育秧工厂、旱田大棚育秧风靡监利,吸引了大量关注的目光。当这项技术日臻成熟,真正丢掉裹脚布,在土地上“快速跑动起来”,所展示出的生命力、所引发的连锁反应,始料未及。

最近两三年,育秧工厂、旱田大棚育秧风靡监利,吸引了大量关注的目光。当这项技术日臻成熟,真正丢掉裹脚布,在土地上“快速跑动起来”,所展示出的生命力、所引发的连锁反应,始料未及。

监利县委书记董新发说:“育秧工厂是发展现代农业的平台,打开了现代农业经济的市场化窗口,充分体现了市场配置资源的有效性。”监利县的具体作法是:牢牢把握现代农业改革与建设试点机遇,以育秧工厂为纽带,以全产业链打造为重点,以市场主体为依托,以金融保险为支撑,力争把粮食生产由“包袱”变为“财富”。

监利县委书记董新发说:“育秧工厂是发展现代农业的平台,打开了现代农业经济的市场化窗口,充分体现了市场配置资源的有效性。”监利县的具体作法是:牢牢把握现代农业改革与建设试点机遇,以育秧工厂为纽带,以全产业链打造为重点,以市场主体为依托,以金融保险为支撑,力争把粮食生产由“包袱”变为“财富”。

据监利县农业局统计,2014年全县机插秧面积120万亩,已占全部水稻播种面积的半数;粮食总产高位攀升、突破30亿斤,其中水稻产量28亿斤,再次被农业部表彰为“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单位”。

据监利县农业局统计,2014年全县机插秧面积120万亩,已占全部水稻播种面积的半数;粮食总产高位攀升、突破30亿斤,其中水稻产量28亿斤,再次被农业部表彰为“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单位”。

本报记者长期追踪采访监利县稻米生产,对育秧工厂在种植模式、管理模式、仓储模式、劳动方式等方面所引发的变革,也是始料未及。当农业生产力提升至一定台阶之后,一次关键技术环节的突破,尤其水稻机插秧这种类似于“前轮驱动”技术的推广,竟然顺理成章地串联起全程机械化生产、全程社会化服务、全程带动农民增收、全程质量管理追踪“四大链条”。换句话说,补齐了最后一块短板,系统功能全面提升。

本报记者长期追踪采访监利县稻米生产,对育秧工厂在种植模式、管理模式、仓储模式、劳动方式等方面所引发的变革,也是始料未及。当农业生产力提升至一定台阶之后,一次关键技术环节的突破,尤其水稻机插秧这种类似于“前轮驱动”技术的推广,竟然顺理成章地串联起全程机械化生产、全程社会化服务、全程带动农民增收、全程质量管理追踪“四大链条”。换句话说,补齐了最后一块短板,系统功能全面提升。

机插秧突破技术瓶颈,打通了水稻种植全程机械化链条。水稻生产更为轻松、稳粮增粮更为牢靠,现代农业以更快地步伐整体推进

机插秧突破技术瓶颈,打通了水稻种植全程机械化链条。水稻生产更为轻松、稳粮增粮更为牢靠,现代农业以更快地步伐整体推进

弯腰耕田,弯腰育秧,弯腰插秧,弯腰田管,弯腰割稻——水稻种植“几弯腰”,几千年来几乎要把农人的腰杆压垮。农业的出路、农民的出路在于机械化,而且必须是全程机械化。

弯腰耕田,弯腰育秧,弯腰插秧,弯腰田管,弯腰割稻——水稻种植“几弯腰”,几千年来几乎要把农人的腰杆压垮。农业的出路、农民的出路在于机械化,而且必须是全程机械化。

监利稻田耕整、水稻收割的机械化程度已经高达98%以上,但“弯腰育秧、弯腰插秧”的关键环节一直没有突破。农户分散育秧,技术和管理水平参差不齐,特别是早稻育秧易受倒春寒灾害及低温影响,可能出现烂秧死苗,影响水稻收成;早期尝试工厂化育秧者,在旱育秧技术要领、标准化秧苗供应、农民接受程度等方面存在制约。因此,机插秧多年“推而不广”。

监利稻田耕整、水稻收割的机械化程度已经高达98%以上,但“弯腰育秧、弯腰插秧”的关键环节一直没有突破。农户分散育秧,技术和管理水平参差不齐,特别是早稻育秧易受倒春寒灾害及低温影响,可能出现烂秧死苗,影响水稻收成;早期尝试工厂化育秧者,在旱育秧技术要领、标准化秧苗供应、农民接受程度等方面存在制约。因此,机插秧多年“推而不广”。

周老嘴镇农技员周振涛,多年摸索旱田大棚集中育秧和机插秧技术,在育秧盘、插秧机、大田之间反复试验,于2010年获得成功,当年机插秧试验田水稻长势良好,平均产量比手栽秧高出50斤。2011年他率先建成第一家育秧工厂,之后每年新增十余家。截至目前,全县建成工厂化育秧基地43家,集中育秧示范点220家。

周老嘴镇农技员周振涛,多年摸索旱田大棚集中育秧和机插秧技术,在育秧盘、插秧机、大田之间反复试验,于2010年获得成功,当年机插秧试验田水稻长势良好,平均产量比手栽秧高出50斤。2011年他率先建成第一家育秧工厂,之后每年新增十余家。截至目前,全县建成工厂化育秧基地43家,集中育秧示范点220家。

监利县种田的老把式、新能手数不胜数,大家公认周振涛为“工厂化育秧和机插秧第一人”。周振涛告诉记者,手插秧改机插秧需要突破几个关键环节:首先是机械插秧对田块平整度和含水量要求比较一致,不能起伏太大,也不能太干或太稀;其次是秧苗规格要一致,一般高度在15公分左右;最后秧苗疏密长度要规范,只有整齐均匀的秧苗才能避免缺苗漏苗。

监利县种田的老把式、新能手数不胜数,大家公认周振涛为“工厂化育秧和机插秧第一人”。周振涛告诉记者,手插秧改机插秧需要突破几个关键环节:首先是机械插秧对田块平整度和含水量要求比较一致,不能起伏太大,也不能太干或太稀;其次是秧苗规格要一致,一般高度在15公分左右;最后秧苗疏密长度要规范,只有整齐均匀的秧苗才能避免缺苗漏苗。

“育秧的过程好比培育幼子。”尺八镇石岭村老支书蔡新福说,他种植60亩稻田,过去每年育秧时,就把被子行李卷到田边住下来,现在可以高枕无忧了。

“育秧的过程好比培育幼子。”尺八镇石岭村老支书蔡新福说,他种植60亩稻田,过去每年育秧时,就把被子行李卷到田边住下来,现在可以高枕无忧了。

双脚浸泡在水田里的农民,终于能够彻底挺直腰杆种粮,彻底从辛苦沉重的田间劳作中解放出来。

双脚浸泡在水田里的农民,终于能够彻底挺直腰杆种粮,彻底从辛苦沉重的田间劳作中解放出来。

我国小麦、水稻、玉米“三大粮食作物”全程机械化进程中,机插秧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严重梗阻,必须要“啃下来”。或快或慢,或在“江浙”或在“两湖”,各地的探索相互借鉴,也早晚要汇成潮流。

我国小麦、水稻、玉米“三大粮食作物”全程机械化进程中,机插秧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严重梗阻,必须要“啃下来”。或快或慢,或在“江浙”或在“两湖”,各地的探索相互借鉴,也早晚要汇成潮流。

机插秧技术在监利县的推广,领先全国,率先打通了水稻种植全程机械化链条。至此,水稻播种、育秧、插秧、耕整、防治、收割、烘干等所有环节,全部可使用机械操作,全县农业生产综合机械化水平去年达到83.8%。

机插秧技术在监利县的推广,领先全国,率先打通了水稻种植全程机械化链条。至此,水稻播种、育秧、插秧、耕整、防治、收割、烘干等所有环节,全部可使用机械操作,全县农业生产综合机械化水平去年达到83.8%。

传统水稻种植,采取一家一户大田育秧,育秧床占地与插秧面积比为1∶10;改为大棚旱育秧后,比例一般为1∶150以上,大大压缩了育秧床占地面积,节省土地。

传统水稻种植,采取一家一户大田育秧,育秧床占地与插秧面积比为1∶10;改为大棚旱育秧后,比例一般为1∶150以上,大大压缩了育秧床占地面积,节省土地。

机插秧的突破,让监利县县长黄镇有许多兴奋点:解决了季节性劳动力缺乏的难题,有效化解新时期谁来种田、怎样种田的问题,大大提高了土地资源利用率、粮食生产效率,推动土地流转与规模经营,带动现代农业的整体推进。

机插秧的突破,让监利县县长黄镇有许多兴奋点:解决了季节性劳动力缺乏的难题,有效化解新时期谁来种田、怎样种田的问题,大大提高了土地资源利用率、粮食生产效率,推动土地流转与规模经营,带动现代农业的整体推进。

一批粮食种植大户、龙头企业与合作社理事长们,一下子觉得天宽地阔、心情松弛。福娃集团副总经理方冰说,举一个例子,过去每到插秧时节,大面积土地经营者用工贵、用工难,十分头痛;更为苦恼的是,花高价请来的部分“插秧工”偷工减料,只管按插秧亩数获得劳务费,把秧苗行距、株距拉得离谱。采用传统的“扔草帽方式”进行验收,一顶草帽扔到田里,变魔术般没影了,再扔一顶只露出个帽沿儿。

一批粮食种植大户、龙头企业与合作社理事长们,一下子觉得天宽地阔、心情松弛。福娃集团副总经理方冰说,举一个例子,过去每到插秧时节,大面积土地经营者用工贵、用工难,十分头痛;更为苦恼的是,花高价请来的部分“插秧工”偷工减料,只管按插秧亩数获得劳务费,把秧苗行距、株距拉得离谱。采用传统的“扔草帽方式”进行验收,一顶草帽扔到田里,变魔术般没影了,再扔一顶只露出个帽沿儿。

的确如此,各种原因导致手工插秧难以保证每亩的秧苗数量,插下的秧苗参差不齐,每亩株数只有1.2万株以下,而“公正的”机械插秧解决了这个问题,能够确保株数达到1.4万~1.5万株,从而为保证粮食亩产创造了条件。按每亩增产25~50公斤计算,对于拥有240万亩播种面积的水稻生产大县来说,汇成了一个大数据。

的确如此,各种原因导致手工插秧难以保证每亩的秧苗数量,插下的秧苗参差不齐,每亩株数只有1.2万株以下,而“公正的”机械插秧解决了这个问题,能够确保株数达到1.4万~1.5万株,从而为保证粮食亩产创造了条件。按每亩增产25~50公斤计算,对于拥有240万亩播种面积的水稻生产大县来说,汇成了一个大数据。

“眼睛盯着水稻田”的县农业局局长李家模告诉记者,水稻“单改双”的数据,也年年往上蹿,去年有80万亩了。周振涛和他的三丰农技专业合作社,通过早稻早播、晚稻选用生长周期短的品种,探索出适宜在监利县推广的双季稻种植模式,双季稻综合亩产比单季稻要高出600斤以上。

“眼睛盯着水稻田”的县农业局局长李家模告诉记者,水稻“单改双”的数据,也年年往上蹿,去年有80万亩了。周振涛和他的三丰农技专业合作社,通过早稻早播、晚稻选用生长周期短的品种,探索出适宜在监利县推广的双季稻种植模式,双季稻综合亩产比单季稻要高出600斤以上。

“育秧工厂”同时推动土地大面积流转,去年流转土地80万亩,预计今冬明春新增土地流转20万亩;监利县水稻种植大户增加到上万家,家庭农场也从400多家增至2320家;现已登记注册农民专业合作联合社2家、农业专业合作社640家。 “育秧工厂”作为新型经营主体,搭建起全新的要素集聚平台,从生产源头上统领社会化服务体系,拎起完整稻米产业链条

“育秧工厂”同时推动土地大面积流转,去年流转土地80万亩,预计今冬明春新增土地流转20万亩;监利县水稻种植大户增加到上万家,家庭农场也从400多家增至2320家;现已登记注册农民专业合作联合社2家、农业专业合作社640家。

1月11日下午,周振涛来到福娃集团,商讨签订农田作业服务的合作协议。

责任编辑:刘菁

一年前,福娃围绕稻米全产业链战略,组建了包括福天下、三丰等十多家合作社在内的福娃三丰合作联社,开始在全县范围内整合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从“公司+基地+农户”到“公司+合作社+农业工人”;从“稻鸭共育”到“稻虾共育”和“稻虾鳖立体养殖”;从单项农事服务方式到“四代一管”的农机综合作业服务,将农业产前、产中、产后各个环节纳入到统一的经营服务体内。

如果说育秧工厂、合作社是一艘艘提供农业社会化服务的舰船,那么由福娃领衔的合作联社则是全县提供社会化服务的航母。在福娃集团等实力企业的强势带动示范下,每一个育秧工厂,都成为新型经营服务主体的“领头羊”,及综合的现代农业服务平台。

监利县43家育秧工厂,都深度介入了农资供应、水稻种植、加工、销售各个环节;还先后衍生出了5家测土配肥站、15家统防统治合作社、9家粮食烘干储存网点。

采访中记者也有疑问:合作社、龙头企业等经营主体,同时也是服务主体,已经构建起较为完备的社会化服务体系;育秧工厂能有如此神奇的力量,一经出现便“执牛耳”,确立其统领全局的地位吗?

监利县委办公室副主任邹海滨向记者解读:“为有源头活水来,这不奇怪。”同样是一个“前置驱动”效应,从水稻生产全产业链的第一道关口切入,剩下的事情“顺流而下”、整体打包了。

育秧工厂兼有新型经营主体、专业化服务组织和涉农企业属性,它本是市场化产物。在这个全新的要素集聚平台下,重新孵化或收编合作社,将原来合作社“几统一”服务优势笼而统之,把经营与服务“两张皮”彻底粘合在一起,把稻米产业所有链条彻底打通。

位于尺八镇的尚禾育秧工厂,囊括了10家合作社:农机合作社有300多台大型机械,在尺八、三洲两镇设立办事处;水稻种植合作社有12个联络组、200多人;农资合作社有8个分社,覆盖全镇所有村庄;育秧工厂有6个网点,辐射4万亩农田;测土配肥有3家网点,设有专业农技服务人员;统防统治2个网点,粮食收购、烘干储存、土地托管、蔬菜种植等都建立了合作社。尚禾老板欧阳斌说,育秧工厂是个“双主体的服务龙头”,合作社反倒成为产业链上的各个专业服务环节。

昊天合作社流转3700多亩农田,以育秧工厂为带动,网罗68名农机手,组建专业的耕整、机插、收割队伍,提供全程机械化服务。“湖北机王”肖基虎,2013年加入昊天合作社后,有了更大的用武之地。他在合作社担任技术指导老师,每年工资5万元,加上每亩15元服务提成,去年收入近30万元。肖基虎说:“合作社对农机手和订单信息进行有效调配,哪里需要就指向哪里,农机手不会在路上浪费时间,极大提高了作业效率。”

目前,监利县640个农民专业合作社中,有344个归在了育秧工厂名下,承载集中育秧、农机服务、统防统治、农资供应、水稻种植、蔬菜生产等多项功能。当然,其他专业合作社与专业技术服务组织,也依然发挥着作用。